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寻梦白马湖
2018年04月12日 09:34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陈冬纪 编辑: 任晓燕

  公元,一九六七年的夏初,本该是“黄梅时节雨纷纷”的江南梅季,老天爷忽然一反常态,在后来的近半年里滴雨未下,不曾给人间一丝丝的湿润。种田人们辛辛苦苦地在开春以后的田畈里,唤牛使犁深翻,壅肥、耙田、插秧等等一系列的忙忙碌碌,到头来都变成了颗粒无收。

  这一场百年不遇的旱魃,导致了浙东大地上经日累月的烈日炎炎,犹如火烧火燎一般,田地龟裂禾苗焦黄。那一片片凄凉萧瑟的景象,至今难以言表。

  更为揪心的是,人们眼巴巴地瞧着立秋已过,可天公还是坚持着那一份铁石心肠。只是,偶尔地在遥远的天际飘过几片乌云,掠过几道闪电,滚响几声闷雷,丝毫未见着人民渴望的瓢泼大雨。

  如此重大的天灾,假如发生在解放以前的历朝历代里,都无法避免普天之下哀鸿声声,饿殍遍野而惨不忍睹的景象。

  好在欣逢新中国。当年虞北地区最大的国家粮库,就设在横山的“春记”和“一记”,和小越下街头的袁四房等等连片房屋里。“春记”是春晖中学校董陈春澜的故居。“一记”是陈春澜侄子(一斋)的故居。房屋面积之大居虞北之首。面对旱情带来的饥荒,国家一声号令,国库大开,无偿赈灾。时见着男男女女的社员们秩序井然地沿着横山脚下的石板路上,笃悠悠地把那些赖以活命的赈济粮,或用肩担或者是手车拉等等拖拽着运往各自的家中。

  又因为旱天白地,各地都处于寸草不生的境况,社员们除了确保每天必需的几口苦涩的饮用水,都要自己动手挖掘已干涸了的河底一两公尺之下的深处。

  断了农事的人们,整日里几乎是手足无措无所事事,倒显出一种别样的悠闲。

  虽然造化弄人,同样是旱灾,但与史书上所记载的“旱魃为虐,如惔如焚”“饥死者七八”“人相食”等等所描述的灾害惨状,形成了十分明显的对比。社会主义集体化的优越性,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天降大旱,殃及池鱼。闲暇着的众人们每天都会竖起耳朵到处打听着,一旦听闻哪里的湖泊快要干涸了,便会蜂拥而往,一大群人扑腾下水,七手八脚,搅塘摸鱼。混杂在污泥浊水中垂死挣扎的鱼鳖们还在喘着一口余气,就被来了个一网打尽。

  当年,有能耐的社员成群结伙地先后往较远的牟山湖、东、西泊、小越湖及白马湖。无魄力的,关注着村前屋后的唐家桥五间楼泊、何家泊、东岭庵泊和燕子窝泊,甚至于沟渠和稻田的进(放)水旮旯低洼田处。

  于是,道地里铺摊着鱼虾,横梁上悬着一篮篮的泥鳅干;满村庄内弥散着一股股咸滋滋的盐味儿,也算是那危机年月里,又一道别样的风景。

  在人们捕捞兴犹未尽之机,竟意外地发现,已经干涸龟裂了的河床底下,只要再掘进一两坑铣的深度,蕴藏有一种风干了以后,“用火柴棒一点就燃”的软性乌金子——泥炭。

  泥炭,也称泥煤或草炭,是一种经过几千年所形成的天然沼泽地产物。它易燃,无菌、无毒、无污染,通气性能极好。

  这一个惊奇的发现轰动了整个上虞。于是乎,县里号召,公社组织,大队鼓励,生产队出动。以划片、分块、包段为任务,掀开了白马湖底又一番红旗招展、人头攒动的景象。

  我当年所属的生产队妇女社员,以及有一部分参加掘泥炭大会战的年迈者,夜里就是借宿在白马湖岸边的赵岙村中心,赵老师家的楼上和厅堂里的。

  今年春上,在与友人的一次偶然闲聊中旧事重提,适逢周六下午,友人休假,便马上提议一同前往。于是,便来了一次随机即兴般的时光穿越——旧地重游,白马湖寻梦。

  穿越熙熙攘攘的停车场,平生第一次,站在经久仰慕着的这所春晖中学校的大门口。抬头凝视那浑厚的五个大字,脑海里恍惚间涌现出了以先辈陈春澜先生为首的“春晖三贤”之身形。

  然后由友人引领,就着我在平日里常依现代科技卫星地图的搜索导航和记忆,径直地来到了学校的最西北角一隅。

  这不是吗?眼前这碧波荡漾的湖面,犹如一张巨大仰着天穹的银幕。映出了半个多世纪以前的那一场万民齐聚,红旗招展,并夹杂着锵锵号音和锣鼓声的宏大会战。

  徘徊于在湖畔,我遥望前方,孤身伫立,思绪万千……

  “湖光山色映楼宇,波面鸬鹚随棹冲。谁忆当年万民涌?掘底三尺觅驹踪!”

  身后绿荫参天,游人如织。依偎在象山脚下的晚晴山房、春社、长松山房、章家花园、平屋等名人故居和堂屋,次第排列着错落有致。

  “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余音缭绕,由远而近。

  眺望着对面的赵岙,曾经借宿于此。半个多世纪以前的女房东赵老师,你还在?还好么?

  掐指算来,你也有九秩上下了。作为当年盖东乡横山闸头第四村里学子的我,在此献上诚挚的祝福和谢意!感谢你们两代人薪火相传,曾经在当年的私立东山惠民学校里默默地教书育人。又感谢你们时年不忘旧情,在如此困苦的艰难岁月里,还襟怀坦荡地热情接待了我们生产队里的这一干不修边幅的男男女女们。

  那几天,工余之后的队员们,常随着大流去看每天设在湖底的露天电影。可是,那几部已娴熟于心的片子,实在提不起我们这些个年轻人的兴趣,而又不甘于介早地躺在湖底里,仰望天空数着星星入睡,于是,便会约上几个同道,拿出扑克牌争几副上游。有烟者赌上一根,无烟的以刮几次鼻子以为乐事。

  而我更嗜好于孤身一人地拨开近在咫尺的荆棘,爬上岸边这所仰慕于胸的春晖中学,在硕大的砂砾石操场上,点上一根香烟呑云吐雾。漫步于这青砖勾缝,圆弧弓廊式的建筑之外,脑海里置疑的是这本该是“熙熙攘攘喧闹,学子欢蹦乱跳”的学府,为什么这里面会是“日夜无人影,只闻蝉声鸣”的呢?

  (其时已学潮兴起,校已停课。已经在筹措改名“继抗”并迁址小越了。)

  并反复自问着:“如果,我曾经是这里的学生……”“作梦吧……”

  耄耋之年,青春不再!乡音未改鬓毛衰。

  已经放下书包有一甲子后的今天,倘若有人向问:“如果有来生,侬最想满足的是什么?”

  而我,还是会坚持当年的执着,毫不犹豫地如实回答:“希望能多读几年书……”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新加坡金沙官方网址_新加坡金沙赌场娱乐城点评 - 新加坡金沙网上赌场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
友情链接:86822   51574   24916   38777   20829   39687   18811   20999   2960   12173   66629   50341   25786   81032   12780   20105   50598   17579   50545   42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