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童年轶事
2018年04月12日 09:34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沈若尘 编辑: 任晓燕

  沧海桑田方寸间,转眼又把旧历掀。流年总是这样,隆重而来又悄然而去,送走了冬寒,迎来春暖百花香。

  人,都在乎自己生命中经历的甜酸苦辣,也懂得珍惜生命中携手并肩的亲人和朋友。

  我的故乡上虞古县城丰惠镇,是我的血脉之地,也是我一生当中最为敏感的地方。我不知道别人是否和我一样,在他乡异地,在不经意之间,突然耳闻乡音会莫名的激动和兴奋,会竖起耳朵辨听,尽管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只是想知道他是丰惠的哪里人,东门外还是西门外人。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有时总会忘记自己的年龄,不时笑侃陌生的同龄人,以为自己还年轻。一别故乡数十年,还常常把儿时的情景牵挂在心。似梦非梦,故乡亭廊烟雨里;似醉非醉,把酒慢酌话乡愁。

  我不知道别人是否也像我一样,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家乡古朴的民风和让人刻骨铭心永难忘怀的情谊,很多至今想来十分有趣的童年乐事,在曾经的红尘阡陌中,仿佛有一温柔而有坚韧的东西总在撩动我的心弦。转身回望,此时静下心来,竟有一些莫名的感怀。在后半生里,再捡拾起一些永生难忘的记忆:那是1954年,我就读在丰惠镇幼儿园,那幼儿园在老县政府旧址鼓楼后面的一块小坡地上。从西大街我家去幼儿园只需步行五六百米的路程。所以,父母很放心我自己走着去上学。但是,意外总是在人不经意间发生。小孩上学途中难免会有几个要好的同伴一起走,这年冬天的一个中午,上学途中在教养院路口转弯到马园,想顺路把几个同学约上一起到幼儿园,可能因为时间还早,我趴在一口大方井的井圈上玩耍(古城有名的八太娘自由井)。

  这井的井口很大,四方形的水泥围栏,高约五六十公分,井圈和井壁全用水泥浇筑;井底的天也很亮很大,如果对着井内喊一声那回声会绕着井筒十分响亮地回响。然而,此时意外发生了,我当时才六岁,一切都发生在刹那间,我一个跟斗掉到了井里。为什么会掉下去?有什么人在旁边?一无所知。我的记忆是掉下井以后,仰躺在水面上,起初只看着井口上方的天明晃晃地在晃动,而且是方形而明净的。为什么要把这一段陈年旧事挖出来,那是因为在我的心里仍铭记着这深刻的记忆,我不能忘怀那几位下井救我的上虞电厂师傅们(上虞电力公司的前身,上虞发电厂就在马园与站弄转角上)。师傅们闻讯赶到以后,本想爬着井筒壁上的铁拉手下井,但怕拉手年代久远锈蚀靠不住,就用电力专用的带钩的长杆。那时候我穿的是厚厚长棉袍,钩子就钩在棉袍大襟的纽襻扣上,但是棉袍浸水以后加上本身的体重分量更重,连续两次都以拉断纽襻而失败。幸亏冬天棉衣穿得厚,进水慢。两次失败以后更加焦急的人们围在井口上如在热锅上煎熬,最后还是电厂师傅有办法,拿来了登电杆的长竹梯子,然后直接搁在井壁井上的铁拉手上,有一个师傅顺着梯子下井,终于把我从深井中救了上来。这一次如果不是发电厂近在咫尺,有那么多好心的师傅能出手救助;如果不是掉在八太娘的自由井中,可以有各种方法可以施救,我的生命会怎样?我终生难忘上虞电厂师傅们的救命之恩,或许他们中有的人早已作古,但在我内心深处永远对他们感恩戴德。

  人这短暂的一生,从身边走过的人成千上万,来去匆匆,留下一点的只能是一种印记,但是救你性命于危难之时的,必将刻骨铭心永不相忘。

  我因不慎落井遇救,虽然看起来是一次灾难,又何尝不是一次幸运,如今想来更是一种记忆深处的快乐。

  如果可以重回童年,我可以不顾眼前;如果真有个轮回,我想永远留在家乡身边。

  烟雨落花在江南,桃李香馨忆童年,童年的梦是我永恒的梦。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新加坡金沙官方网址_新加坡金沙赌场娱乐城点评 - 新加坡金沙网上赌场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