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惊蛰这一天
2018年03月29日 09:30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吴仲尧 编辑: 任晓燕

  韩愈早在1200多年前写道:“二月初惊见草芽。”“初惊”用得真妙,心头一惊,新绿耀眼,满目春色。

  如果不是特地留意,惊蛰这一天,好像与平常日子没有什么两样,但它是一道坎,一旦跨过,昭示着万物复苏,气象更新。因此,惊蛰是一个划季节的极具生命意义的节令,意味天气回暖,春雷始鸣,惊醒蛰伏于地下冬眠的昆虫。古人曰:“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陶渊明更是用诗化的语言描述惊蛰这个时令:“促春遘时雨,始雷发东隅,众蛰各潜骇,草木纵横舒。”节气也真是神奇,像掐着指头一般算计得很准,惊蛰凌晨,果然春雷滚滚,雨下得很大,十分应景。

  上班,雨还在继续,我站在办公室的窗口,眺望前面那一大片开阔的田野,突然想起年过八旬的父亲。在这乍暖还寒的日子里,父亲能否像当年那样,戴好斗笠,穿上蓑衣,荷锄走向春寒料峭的田野,在惊蛰日的风雨中去松一松僵硬了一个冬天的泥土。惊蛰日松土是有讲究的。一是为醒来的虫子们开路,冬眠了那么久,春天里,它们该忙活婚事了。二来可以加大土壤颗粒的密度,让植物根细胞充分活跃,去与矿质元素交换礼物。

  在父亲的心中,惊蛰日松土还怀揣一种虔诚的仪式感。土地还是那片土地,翻新之后就不一样了。诚如人生还是这次人生,经过历练就活出了更精彩的篇章,是同样的道理。又或者,在一个专门醒来的日子里,借肢体语言,对沉寂了许久的土地说,用不了几天,就会有春光照进来,春雨透进来,大自然开始进入了一个充满灵动的时节。

  记得著名作家苇岸说过:“到了惊蛰,春天总算坐稳了它的江山。”说来也奇怪,惊蛰似乎蕴藏着一股神秘莫测的魔力,让该发生的奇迹都发生了。那些蛰于地层下的昆虫,前一天还甜甜地酣睡,一到惊蛰,像是蓄势待发的运动员听到了久已期待的发令枪声,不约而同地都睁开了眼睛,急不可耐地扒开土层,纷纷向外惊喜地打量。它们看见了崭新的三月的阳光,无比清新鲜嫩的天与地,再无一丝慵懒的睡意,一个个精神起来。春雨贵于油,那些干渴了一冬的庄稼,一经春雨沐浴,仿佛灌了几口酒,一个个抖擞起来。酒不是把它们灌醉了,而是把筋骨唤醒了,伸胳膊伸腿的,大呼小叫的,到处都是吱吱的争先恐后的拔节上蹿声。还有泛青的小草,摇曳的柳枝,飞舞的蜜蜂,啼鸣的鸟儿,早归的春燕……的确,惊蛰时节,无论是晴日还是雨天,在江南田野上行走,扑面而来的全是别样的诗情画意,叫人耳目一新。我不知道李白杜甫那些脍炙人口的诗篇是不是在惊蛰写的。

  斗转星移,父亲在年复一年的松土时光里,渐渐衰老,到了龙钟的年纪。除夕那天,我给父亲红包,握着他老人家的手,虽然如树皮一样皱褶苍老,甚至有点变形,条条青筋如蚯蚓,但有着泥土的温度。我紧握的时候,就感觉像庄稼的汁液传到我的血管里,汩汩流淌,温暖了我的身子。这种温暖,即使地老天荒,也不会消散。

  惊蛰了,大地春意萌动,乡间田头,农人开始备耕,修整农具,晾晒种子,准备各种土杂肥……真可谓“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我相信,视农事如生命的老父亲,一定不会对这大好的春光无动于衷,从冬日的闲暇中走出来,开始在田地里劳作,精播细种,憧憬一年的收成。

  今日惊蛰,春回大地。我侧耳细听窗外的雨声,感受生命拔节的旋律,静待接下来的喧闹和繁华。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新加坡金沙官方网址_新加坡金沙赌场娱乐城点评 - 新加坡金沙网上赌场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
友情链接:13922   24451   90222   17858   33687   90049   2300   6056   63488   8943   9425   18704   13844   15004   20480   14363   37417   44972   27983   73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