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梅俏忆趣
2018年03月29日 09:30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范智荣 编辑: 任晓燕

  总有一种悠远牵动着心房

  总有一种神奇吸引着目光

  悦耳动听的歌声中,我驾车来到古城丰惠。同车的是位久违的沪上来客,由我带去三溪赏梅。他年长我好几岁,原是上海电视台的摄像师,拍摄功夫了得,后来下海去办了家广告公司。由于两人结交时都是扛摄像机拍片儿的,所以我戏称他“吴国拍哥”,而他谑称我“越国拍弟”。

  那是正月初十上午,天公不作美,不大不小的雨点扑窗而来。然而,拍哥却心情特好。去年起,他把公司交给儿子经营,又安排老婆照顾小孙,自个儿乐得四处游山玩水,到处拍照摄像。他对梅花情有独钟,因此还未到梅村就情不自禁地哼唱——

  总有一种美丽丰富着想象

  总有一种向往延伸着旅程

  所唱歌词我感觉耳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听过。拍哥喜欢这歌,就把它作为自制相册《梅俏》的配曲!此刻,他在副驾座舒展着身子,边看手机相册中的一张张梅花雅图,边跟着配曲欢唱啊——

  没等他“啊”完,我慌忙一个急刹车——原来丰惠镇“梅”好三溪第三届梅花节开幕式刚结束,散场的人流如潮。正当我忙于倒车、停车之际,拍哥已急不可耐地下车而去——他正以隔溪相望的那片梅林为背景,抓拍眼前这游人如织的场面。望着他时而闪步挪动、时而纹丝不动的身影,我仿佛觉得时光倒流,回到了从前……

  1984年初冬的一个中午,正在上海电视台新闻釆访科进修的我,饭后信步而行,来到发射塔下的花坛前,初见了正稳身蹲拍一株腊梅的拍哥。他使用的是全套从日本进口的电子釆访设备,在当时中国电视界属于最先进的装备。我将要回去效力的筹建中的上虞电视台,虽也订购了一套与之类似的,却要低一档次。于是,我羡慕地上前搭讪:“老师……”

  “你……”拍哥因受惊而抖动了摄像镜头,本想发火,但一想我已尊他为师,就不便粗暴,于是故作鬼子状:“你的……什么的干活?……”

  我忙作自我介绍:“我是浙江上虞……”

  “上虞我知道!”他截着我的话,向镜头前的那株腊梅努努嘴,面色已变温和,“既是上虞人,更不该来打扰……”

  我的目光落在那株尚未开花的腊梅上,心里在想:这有什么好拍的?

  他显然从我不屑的神色中猜度出我的心思,于是正色道:“别小瞧这株腊梅!要知道,伊象征着当代名导谢晋的过去岁月,也代表着你们上虞人的骄傲……”

  接下去的交谈,使我终于明白:当时,上海台正在摄制一部反映虞籍电影大师谢晋从影历程和艺术成就的系列专题,拍哥在摄制组任副摄像,根据编导意图来拍这株腊梅,将用这个腊梅长镜头去表现谢导在动乱年代的那段蹉跎岁月,体现人民艺术家特有的那种耐得住寒冬考验,虽暂不开花但终将绽放的傲骨和正气。

  这回相见,算是我们因梅相识了。

  临别时,拍哥又颇有意味地说:“谢导回忆他年少时的故乡,说是有连片的寒梅,春天绽开时很漂亮。看来,谢导是喜欢梅花的!如今的上虞,如果梅花还开得那么美的话……”

  “美的美的……我老家丰惠就年年盛开梅花!”我猜断拍哥自己更爱梅花,所以热情相邀:“欢迎你到时专程来拍摄、赏梅!”

  第二年开春,我又及时邀请。拍哥利用星期日来了——我带他去了丰惠后山……那一回,我们是因梅相交喽!

  当年金秋十月,谢导作为特邀嘉宾返乡祝贺上虞县首届文代会召开,拍哥随行而来,跟踪拍摄。我也接受了报道任务。在釆摄、编发快讯之余,我还想摄制个新闻性专题《谢晋故乡行》,于是设法寻求拜访谢导,便托拍哥帮忙。他爽快答应,还真把我与谢导访谈之事促成了……

  “越国拍弟!……”一声叫唤让我摆脱了回忆。

  只见拍哥早已绕过小溪,站在对岸的梅林边向我招手。我打个手势,示意他拍他的,我自己也拿出手机,开始取景。

  虽说落雨天不太适合拍摄,周围的游人忍不住在抱怨。但对于往往在春光明媚的日子里探梅、观梅、赏梅的人来说,却适合惦念这雨天独有的景致。不远处连片的层叠的梅林,经过春雨的洗礼,那枝头盛放的梅花皎白似雪,映衬着那些刚争春吐蕊或含苞欲放的枝俏,勾勒出一幅春雨春水雪皑皑、犹有梅花俏盛开的绝妙图景。而近处的梅花,浸润过雨水之后,更加干净,晶莹的花瓣甚至犹带水滴,将将欲落,却又悠然打转,似乎想教人轻轻吹一口气助她们一把。一阵春风吹过,那远远近近花仙的海洋荡漾起来,恰似低空有无数的雪花飘飘、蝴蝶飞飞……

  “彩虹万里百花开,花间蝴蝶成对来;千年万代不分开,梁山伯与祝英台……”我竟一下哼起越剧《梁祝》中的唱词,思绪闪回到当年金秋的那个夜晚——我和拍哥被谢导热情地迎入了他下榻的房间。

  “原来你是祝英台的小老乡啊?”得知我是丰惠人,又见我有点拘谨,谢导笑哈哈的,故意先扯我家乡的话题,话语风趣中显得亲和、幽默中带着激情:“祝英台是中国戏曲史、电影史上划时代的女主角!能跟她沾亲带故,是我谢晋的荣耀!但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你我的祖宗大人们失去了英台这个亲眷哩!幸亏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才帮我们上虞人重新找回了她……”

  谢导接着讲述:虽说《梁祝哀史》在民间流传了1700多年,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但这故事发源于何处?祝英台究竟是哪里人?一直没有定论。直到四九年新中国成立后,华东军政委员会文化部组织有关专家到上虞作实地调查;当时,上虞祝姓村共有七个,最后认定离县城三公里的祝家村(今祝家庄);于是,在以后拍摄的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唱词的开头,就写上了“上虞县,祝家村,玉水河边,有一个祝英台,才貌双全……”,后来的越剧《梁祝》也开头便唱“上虞县,祝家庄,玉水河滨,有一个祝英台,秀丽聪明……”从此,上虞县祝家庄成为公认的英台故里。

  “之所以把《梁祝》拍成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主要是祝英台这个角色不简单哪!”谢导谈兴很浓,呷了口茶继续道,“作为生活在西晋时代的一个小女子,英台能标新立异,乔装打扮,大胆去求学求爱求自由,敢爱敢恨敢抗争,甚至不惜牺牲殉情;她是柔性的,又是烈性的,是个性张扬的,又是大众接纳的;她跟曹娥仅仅是单一的孝女形象所不同——她是美女、才女、艺女、情女、义女、烈女等多种好女子形象综合的典型!所以她不仅仅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不只是中华的,也是全人类的;她不光被历代百姓所喜爱,也为历朝帝王所赞赏——就连新中国的领袖毛泽东也不例外……”

  这样,我从谢导口中又听了个典故:1952年国庆刚过,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在北京举行,一天,忙完了工作的毛主席也来到中南海怀仁堂看戏,他兴致勃勃地看完了由范瑞娟、袁雪芬主演的两个多小时长的新版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感到意犹未尽,便对身边秘书说:这是出好戏,可以拍成电影,放映给全国人民看。不久,毛主席又明确指示:要拍成彩色电影。在当时中国,要拍彩色电影,被苏联人认为“不可能”:一是技术上不行,中国电影界于1948年尝试拍摄的首部彩色影片《生死恨》,彩色是不理想的;二是资金也成问题,因为一部黑白影片投资就达20万元,彩色电影花费更要翻数倍。但上海电影制片厂顶着重重困难,就在1952年底开始拍摄了,经过11个月创造性的努力,在1953年底拍竣。这部彩色越剧影片《梁山伯与祝英台》质量上乘,当时风靡东西方国家和地区,在香港还创造了票房纪录,后又不断地在国际巡映,曾在不少电影节上获奖。

  “想当年,为了让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梁祝》更出彩,接受拍摄任务的导演桑弧、摄影黄绍芬精心选择外景拍摄地,最终选在上虞老县城——如今的丰惠,既是因为这是英台故里,同时也因为老上虞梅花俏!听听‘书房门前一枝梅,枝上鸟儿对打对……’剧中就是这么唱的……”谢导连说带唱,有点兴奋,“不过,艺术家们来到上虞玉水河边一看——并无一枝梅啊!倒是明代思想家黄宗羲帮了大忙——‘古虞十里城南路,柳绽梅开到凤鸣。’那古诗不是指明方向了吗?那就去凤鸣仙境拍摄嘛!真是柳暗花明哪!……”

  我听得入迷了。

  “哎,小老乡,知道你老家为什么梅花多吗?”见我疑惑着,谢导又乐呵呵:“那都是英台化蝶——英台魂吧?……”

  “拍弟!”拍哥在梅林深处喊着。

  我仍痴痴望着漫山坡的犹如飞蝶的梅花,自问:果真是英台魂么?

  “总有一种悠远牵动着心房,总有一种神奇吸引着目光,”拍哥边哼唱边出梅林,“总有一种美丽丰富着想象……”

  这歌词怎么如此熟悉?我心思思望着刚探身而出的拍哥,猛然醒悟:谢导曾说过意思相同的话!

  “丰惠是老县城、老上虞——好地方哪!她有灵气,有故事,出人物,出梅俏……”那晚访谈结束,夜已经深了,谢导相送出门,握着我的手说:“她——有一种悠远牵动心房,有一种神奇吸引目光,有一种美丽令人神往……”

  “总有一种向往延伸着旅程……”拍哥纵唱着走向另一片梅林。

  我健步跟上,虽歌喉不好,却跟着高唱:“啊……啊……”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新加坡金沙官方网址_新加坡金沙赌场娱乐城点评 - 新加坡金沙网上赌场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
友情链接:45814   43223   326   51424   68398   1093   48433   33247   95560   36821   34901   53083   81806   51091   26986   26482   28550   80887   25525   4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