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雪夜,听一曲二胡
2018年02月01日 09:49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马亚振 编辑: 任晓燕

  2018年的第一场雪,盼得有些殷切。最初的几片雪花才刚舞动起来,昙花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下雪了,约一场梅雪茶会吧,赏雪,读诗,煮腊梅茶,并拟邀请二胡大师徐勇前来助兴。

  认识徐勇有十来年了,正儿八经地听他拉琴却只有两次。

  第一次是在曹娥江边的天香楼茶室。那个时候,去茶室喝茶很时尚。因为离我家很近,所以常常会在晚上过去坐坐,就这样遇见了徐勇,那时他还是上海音乐学院的一名进修生,师从二胡大师闵惠芬老师,琴艺日趋精进。当时的徐勇很年轻,面如冠玉,明眸皓齿,无论是登上舞台或走入屏幕,他都有着男一号的高颜值。然而,徐勇却专攻“后场”,一直是市越剧团的主胡手。那是一个秋天的晚上,主人将室内的灯关了,月光如水一般地流进窗棂,在茶桌上画出不规则的几何图形,天香楼后边的江堤上有几丛细竹,晚风吹过,竹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几声试弦,琴声就响起来了,那晚徐勇拉的是《二泉映月》,淡淡的月光照着年轻白皙的脸庞,只见他双目微闭,运弓的右手时而舒展,时而顿挫,左手四根秀长的手指在弦线上滑动颤抖,悠扬的乐曲在雅室里缠绕,流淌。没有人发出声音,连呼吸也是轻的。一曲终了,足足过了五秒钟,掌声才如梦醒一般的响起,灯亮了,年轻的二胡演奏家正颔首微笑。

  第二次听徐勇拉琴是在2014年的新春,城北雷迪森大酒店有一场很特别的同学会,而我正是这次聚会的召集人。我的这些小学同学,在1966年的夏天集体失学,他们都没有读完五年级,从此再也没有上学的机会。四十八年的离散与挣扎,伤心和迷惘,是很难用语言来表达的。把他们一个一个找到,举行一场小学同学会,这是我在2013年下半年所做的一件大事。在聚会之前,我找了本区文化艺术界的几位大咖,请求他们为我的同学们无偿献艺,这其中就有徐勇,他当时已是上虞区二胡协会会长。新春佳节,文艺团体的演出任务排得很满,我先在电话里问他有没有时间,并把我的要求告诉他。徐勇没有一点迟疑:一定来,即使有别的事,也可以先放一放。那是正月初九的晚上,我的这些长年在工地上、土地里讨生活的同学们欢聚一堂,满怀喜悦地观赏艺术家的倾情演出,徐勇演奏的是一曲《万马奔腾》,正好2014年是马年,此情此曲,动人心魄。

  后来,我的同学们告诉我,那是他们这一生中最快乐最感动的一天。我也因此花了二年多的时间,完成了以这场同学会为切入点的长篇纪实《沙地记忆——1967届小学生》,总算了却几十年来的一桩心愿。

  又是四年过去了,如今的徐勇,更显成熟,他对于琴艺,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甫一进门,他就说道:“今天下雪了,雪花飞舞着,街路上湿漉漉的,我一路开车过来,忽然好想,好想拉一曲《江河水》。”他一边从琴囊中取出胡琴,一边说,很多年也没拉过这个曲子了,今天就是想拉它。为了让大家对曲子有更好的体悟,他还简略地介绍了《江河水》这支二胡曲的改编和内在的情感表达。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如诉如泣的琴声,恰如一位女子思念分离的爱人,一个母亲思念远行的儿女,哀怨,隐忍,温顺,祈盼,这不就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的意境吗?窗外,一片片雪花无声飘落,屋里,腊梅与茶叶共煮,满室幽香。在这个下雪的夜晚,有茶,有琴,有友,夫复何求!

  在这场非正式的音乐派对上,徐勇还向大家详细介绍了从上虞走出去的二胡演奏家孙文明的音乐成就,近年来,他一直在努力挖掘这位乡贤独特的二胡演奏技法,并送了我一本于2017年出版的《民间音乐家孙文明二胡曲》(孙以诚编著)。同时,他还向我们展示了二胡制作的改革与创新。徐勇正在使用这把二胡,正是一把颠覆了传统二胡制作技艺的新型胡琴,它成功地克服了传统二胡容易松弦、共鸣不够、音域较窄、用动物皮做琴膜等缺陷,使音色更为饱满,音域更加宽广,音准更易把控,为二胡这种中国民族乐器更好地走向世界,增添了底气。

  雪花飘飘的冬夜,一把胡琴,三两枝梅花,七八个人,围坐在文化桥头昙花和益飞这对诗人伉俪的蜗居里,喝茶,听琴,歌唱,这是否称得上诗意的栖居呢?木心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地图是平的,历史是长的,艺术是尖的。诚然,无论你来自何方,无论你说的是什么语言,艺术总是以它独特的方式沟通着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调节着人们的审美趣味,给心灵以抚慰,给生活以希望。人会老去,艺术永远年轻。

  真心祝愿徐勇的艺术之路,鲜花盛开,春光明媚。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新加坡金沙官方网址_新加坡金沙赌场娱乐城点评 - 新加坡金沙网上赌场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