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文枝史蔓(08)
2018年01月11日 09:40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傅茱 编辑: 任晓燕

  【取向不同】 1949年之后,周作人主要以翻译古希腊文与古日文的文学作品为业。当时负责全国文化出版工作的周扬曾说:“目前中国(大陆)只有三个人有水平搞希腊、罗马文学,那就是周作人、罗念生、杨宪益,而杨宪益是可以直接从希腊文搞翻译的。”负责联系周作人翻译工作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将周的《财神》译稿送给杨宪益校阅。1954年6月6日周在日记里写道:“看《财神》校阅本,杨君还是识者,大体尚妥。”对于同样是参与校阅《财神》的罗念生,周是这样评价的:“八月十七日,得人文社送来《财神》稿,嘱订定将付印,阅者大抵仍为罗公,其庸俗殊为可笑”。周1964年4月27日的日记中对丰子恺也有过评论:“阅《源氏物语》,发现译文极不成,喜用俗恶成语,对于平安朝文学的空气,似全无了解。对于丰子恺译源氏,表示不可信任。”周作人并不是对杨宪益、丰子恺的外语和汉语水平有什么怀疑或者否定,分歧乃在于对翻译的理解不同,体现了不同的翻译取向,他对杨宪益的称赞只写在日记中,可以说是暗地里也是最真诚的称赞了。

  【众筹出版《西行漫记》】 1937年11月,美国朋友埃德加·斯诺把一本刚在英国出版的新作《红星照耀中国》,送给在上海书店刚开始工作的胡愈之同志。胡愈之同志读后,感到很有必要出版中文本。但当时上海已成被日军包围的孤岛,公开出版发行此书难度很大。正思虑时,刚好有几位商务印书馆所属印刷厂的老工人去看望胡愈之,谈到由于商务内迁厂里无书可印。胡愈之即问他们是否愿意排印《红星照耀中国》一书,老工人欣然答应,并表示费用可在书出版后再结算。胡愈之随即在上海救国会领导成员聚会时提出了翻译斯诺著作的事,大家一致赞同用预售的办法筹集资金,会后分头积极推销书籍,每本一元,几天内就筹集资金七八百元。十位参加翻译的同志和印刷厂的工人师傅都以高涨的热情投入工作,一个月后即印成,中译本书名改为《西行漫记》,以“复社”为出版者名,第一版一千本书很快销售一空,接着又印了第二版、第三版,群众组织出版《西行漫记》,可谓近代出版史上最早的众筹法的尝试。

  【坦承不懂】 “清华四大导师”之一的王国维,可谓学贯中西、满腹经纶,但他为人谦逊,从不以通才、全才自居,更不会不懂装懂。在课堂上遇到学生提出的生疏问题时,王国维常常会老老实实地承认说:“这个问题我不懂。”他的学生、语言学家王力曾记得,有时一节课下来,陈竟连说好几个“我不懂”。他的挚友,被称为“教授中的教授”“中国最后的读书种子”的陈寅恪,也一向实事求是,对自己不懂的问题就坦承不懂,如“寅恪于音韵之学,无所通解,故不敢妄说”,或“寅恪于训诂之学,无所通解,不敢妄说”。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新加坡金沙官方网址_新加坡金沙赌场娱乐城点评 - 新加坡金沙网上赌场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