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山路
2018年01月04日 09:31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庞茜园 编辑: 任晓燕
  小女孩瞪着大眼睛,疑惑着些什么,又惧怕着什么,慌张地跑出门去。   山里的水土孕育了她,通往远方的路曲折婉转,她跑啊跑,她知道她无法跑出这座大山。   冬天到了,清冽的空气呼啸着擦过她的额头与鼻翼,她向着大山幽怨而又爽快地打了一个喷嚏,远处荒山里一棵光秃树干上瑟瑟发抖的鸟儿被她震得飞向另一个树干,太阳刚刚露出头,满地的银霜还没有褪去。她心想着,等雾散了就回去,要不,还是等到临晌午吧,就说去挖猪草了,又转念一想,啊呀,冬天哪有猪草啊,她觉得有点好笑,又想到家里来了城里的客人,好笑的劲儿又压回去了,她伸手抹了一把鼻涕。   她也想回去,但她不敢和那些城里人说话,她觉得城里人标准的普通话和电视里一样,洋气极了,她不敢搭话,刚要说出口的土话别别扭扭,她说不出来。奶奶说这孩子不懂事,见到生人就躲着不叫人,你们不要见怪。   奶奶这样一说,她就更不爱说话了。   城里人每年都会来看她们,带着一大箱的半旧文具和半旧衣服,等城里人走了,她抱着她的大箱子,看着数着里面的新奇玩意,吃饭睡觉也不撒手,这是她一年的衣服了,文具能用更久,她太喜欢了,每年这个时刻,她总是又期待又害怕。   他们对我和奶奶真好啊,她心里是感激城里人的,但她从来没有说过谢谢,因为村里不时兴说谢谢,老师教她谢谢要长挂嘴边,她从来没说过,她的同学也没说过。   即便这样,城里人带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热情地问她今年几岁了,上几年级,每年来的城里人都不一样,但问的问题却一样,她不明白,城里人不都住在高楼里吗,那他们上下楼的时候谈起我,不就知道我的年龄了吗,啊呀,他们怎么会谈起我呢?   她绞着手里的枯叶子,忽的扔了出去,又轻轻叹了口气。   她从小没有爸爸妈妈,听隔壁的男孩说他爸妈总是打他,所以她不想有爸爸妈妈,她觉得有奶奶就够了,她身上有两块钱,奶奶出门前给的,她想买一袋方便面回去煮给奶奶吃,再打一个家鸡下的蛋,家里别人送的整箱方便面奶奶放得太久舍不得吃。老早就过期了。   她站起来向往远处走走,听说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就能走到城里,她走了走又停住,手心微微发汗,太阳出来了。   霜已经完全散去了,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两侧的枯草露出了本来面目,山里的雾气也没了,她看到一片一片的柿子像红灯笼一样挂在树尖上,家里也种了柿子。苦于大山闭塞,柿子一两毛钱一斤还常没人来收,所以柿子总会剩下很多,对村里人来说便也不是啥稀罕物,种了一辈子柿子,怕是吃腻了,小女孩却尤其爱吃,最好是冬天带着冰渣的,吸一口汁,浓浓的,香甜甜的。   挪着步子挨到家门口,她倚在门棱上抠指甲,又探头看到了青石瓦房尖上缓缓升起的炊烟,奶奶做的白菜炖粉条,她老远就闻出来了。   她拧着手踏着晒过微融的土地,湿湿的,软绵绵的。   城里人回城里了,太阳藏到了山后,山里人吃过饭点起了一盏黄晕晕的油灯,就要入睡了。   她爬山炕,奶奶就哼起了歌谣:小宝宝,睡着了哟,猫儿背着虎来了哟。   她微眯着眼问,冬天来了,草木都冻死啦。我会不会有一天也像小草儿一样死啦?   “傻娃儿,春天还会来呢,你的路啊,还长着呢。”   风儿卷下了最后一片枯叶,月儿哼起了奶奶的催眠曲。大山睡了。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新加坡金沙官方网址_新加坡金沙赌场娱乐城点评 - 新加坡金沙网上赌场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