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无花果的思念
2017年12月07日 10:26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吴仲尧 编辑: 任晓燕

  初秋时节,无花果恰如其分地成熟了。睹物思情,我不禁思念起一株与我曾朝夕相处了十四年的无花果树。

  无花果是寻常的树种,无所谓朝阳背阴,雨水几何,只要给予它一点扎根的土地,就会旁逸斜出地长下去。时间一到,一颗颗紫红中泛着青色的果子悬挂枝头,独特的甜酸香气弥漫四周,招惹得孩子们齐聚树下,一阵阵欢快的嬉笑声也是那么甜蜜。

  据史料记载,无花果原产阿拉伯南部,后传入叙利亚、土耳其等地,是人类最早栽培的果树树种之一。至于无花果何时传入我国,说法不一,但有关无花果的最早文字,当数唐代段成式的《酉阳杂俎》。当时称无花果为“底称实”,书中写道:“底称实,波斯国呼为阿驿,拂林(今叙利亚)呼为底称,树长四、五丈,枝叶繁茂,叶有五出似蓖麻,无花而实。实赤色类蓖子,味似干柿而一年一熟。”在远古时代,无花果被人们视作“圣果”,因此,无花果在东西方都有美丽的传说。东方说,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大彻大悟,寻得真谛,那棵树正是无花果树。西方说,无花果就是亚当夏娃偷吃的智慧果,美丽宽大的叶片刚好用来做《圣经》里描述的人类的第一套服装。

  扯远了,再来说说我思念的那株无花果树吧!我原先居住的那个小区,窗台下的花坛里种着一株无花果树,渐渐地长高到我住的二楼窗口边上。春天,无花果树色泽葱翠,新绿风韵,习习的春风摇曳着形同手掌般的叶片,鸟雀在稠密的枝叶间穿梭、蹦跳,叽叽喳喳,啁啁啾啾,像一群玩捉迷藏的活泼欢悦的孩子。夏天,无花果树更显苍郁,高举如伞的华盖,与烈日对峙,给孩子们赢来一片沁人的清凉。我女儿就在树底下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暑假,树长她也长,从天真烂漫的小学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学生,直至走上了工作岗位。多少个月明星稀的夏日夜晚,我站在窗前,与无花果树相视而望,那丰茂的树冠就像一潭碧幽的泉水,沁凉润泽。微风吹拂,叶片婆娑,恰似泉水泛起了柔美的涟漪。而那细细碎碎的沙沙声,使我油然想起了孟郊的诗句:“高枝低枝风,千叶万叶声。”

  秋天,还用我说吗?年年入秋后便能看到枝头上悄无声息地结出许多青青的无花果来。无花果其实也是开花的,只不过它的花蕊隐藏在果实内,凹陷进去,不易被人们发现而已,故而称之为无花果实在是一种误解。无花果不像其它水果那样到秋天的时候一下子全部成熟了,而是一个个次第成熟,只见青色的果子慢慢地变成橙黄,熟透了的还带有一点绛紫色,缀在枝头很是好看。女儿神往树上的无花果,而我迷恋摘取的过程。我凭着儿时练就的一身爬树本领,攀沿上树,在硕大的叶子之间寻宝。“嗯,这颗没熟透,还需要两三天。”我自言自语,像个专业的果农。女儿站在树底下,伸长脖子,眼巴巴地翘首等待,直到我把摘下的无花果递给她,才兴高采烈地跑回家,让妻子洗涤干净,然后剥开薄薄的果皮,闻一闻,清香爽鼻,咬一口,甘甜如蜜。女儿吃无花果的神情,活像一只馋嘴的小猫咪。还有,无花果天然本质,熟透了的容易腐烂,是不能过夜的,所以,我每次采摘尽量做到适可而止。

  光阴如梭,喜欢吃无花果的女儿,似乎一眨眼工夫,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去年初夏,因照顾女儿做产需要,搬迁新居,卖掉旧房,当然也与无花果树依依惜别,这一别便一年有余了。入秋后,女儿经常念叨那株无花果树,我知道,她是想吃无花果了。

  最近,常见有小贩在黄昏时分沿街叫卖无花果,颗颗饱满而透熟,价格也公道,我就买了些许带回家。女儿一见,顿时心花怒放,迫不及待地收拾停当,津津有味地大快朵颐。活蹦乱跳的小外孙,见状猴急得手舞足蹈,咿咿呀呀地喊着也要吃。而我静坐一旁,默默地凝望着母慈子乖的温馨画面,眼前浮现的却全是女儿小时候跟随我采摘无花果的情景。是呀,人世间,有一种爱,一种思念,会深深地埋藏在心间,就像无花果不是没有花,而是把花朵深藏在肥大的囊状花托里。这犹如父母对子女的挚爱与牵挂,不露声色,又如影随行,渐渐伴随儿女的成长与远离,将那份亲情永远守望在血脉中。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新加坡金沙官方网址_新加坡金沙赌场娱乐城点评 - 新加坡金沙网上赌场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